民工喵

传言

噜噜噜噜树:

>普通人X普通人 伪三角恋


>全文7532+  第一人称热巴视角 一发完 HE




传言,通过多人而了解到的不一定真实的消息、新闻。


 


【01】


 


传言说,长得太好看的人,特别是女生,不容易找到对象。


 


这个传言的宣扬者是我的好闺蜜李溪芮。自从跨过了30岁这道门槛,她一面在黄金圣斗士的道路上不断狂奔,一面大肆发表着女孩太美没人爱的言论。她举的第一个例子是她自己,第二个就是我。


 


尽管我不是个自恋的人,离30岁也还有两年,但纵观这两年的桃花运,我慢慢地也要变成这个传言的拥趸者了。


 


三人成虎的故事是说,三个人谎报城市里有老虎,听的人就信以为真了。比喻说的人多了,就能使人们把谣言当作事实。语文老师通过这个故事是想告诉我们,第一不要说谎,第二人多力量大,第三谣言传得永远比真相快。


 


而且,是说了真相也没人信的那种。


 


而高中那条关于我的传言,三条刚好都占了。不仅假,而且很多人都知道,更甚的是我从高二解释到高三,不仅没有澄清它,反而愈演愈烈传出了不少版本。


 


然后我就放弃了。毕竟走在食堂里听见有人在背后小声说“哎那女的就是喜欢高苏尧的那个。”或是“哎她就是递情书被拒的那个”类似的话,听多了也就习惯了。


 


毕业十年,关于“迪丽热巴喜欢高苏尧”这个传言都快在八卦的角落里生灰之时,路边冲我摇下车窗的这个男人,让我一下子又回到了那个充斥着麻小香气的夜晚。


 


“你是不是也去参加同学会?上车,我送你。”


 


我斟酌着言语想要委婉地拒绝,后面紧跟着的一辆车已经鸣起了喇叭,我只好面无表情地打开副驾驶座的门,系好安全带,打开手机取消了刚刚的快车订单。


 


这个点实在是不妙。车子启动汇入车流后,没开多远便停了下来,过了一小会儿再走,过了一会儿又停。变了两次车道情况也没有好转。这也是我为什么不愿意自己开车去的原因。


 


当然更深层次的原因是因为我知道李溪芮肯定会喝大,而她的车需要一个人开回来。那个人基本上是我。


 


不过此刻最重要的是如何缓解空气中挥散不去的尴尬。我不是个怕尴尬的人,相反,很多次我都是那个创造尴尬的人。李溪芮说我这叫“闹中取静”。但我需要一些外在条件才能静下来。


 


比如一罐蜜桃味的益达。


 


“这罐益达我能吃吗?”


 


“可以。嗯……储物格里面应该还有些饼干,你也可以吃。”


 


有了零食之后我变得自在了不少。但是咔嚓咔嚓咬饼干的声音着实有些不雅。于是我又开口了。


 


“我能听歌吗?”


 


在节奏感极强的背景音乐的掩盖下,我开心地吃了一包又一包。


 


“没想到这么多年过去,你吃东西的声音还是那么响,像只小仓鼠。”


 


我本来吃得很欢畅,听见这话一下子就没了心情。我就知道鹿晗这个人是记仇的。笑眯眯地招呼我让我搭他的顺风车,就是攒了一肚子坏水打算在车上可劲儿地怼我。


 


高中的鹿晗,最喜欢的消遣之一就是怼我。我吃饭吃零食他说我胖,我在认真写作业他说我笨,我小声地哼歌他说我五音不全。


 


不过鉴于他讲话素来不招人喜欢,我也就不和他一般计较了。


 


但是这么多年没见,我还以为他讲话的修养好歹有些许提升。比如夸夸我女大十八变,变得可爱漂亮会打扮了之类。


 


这让我将“今晚或许我该和鹿晗握手言和”的念头又打消了。


 


何苦呢。


 


 


【02】


 


传言说,迪丽热巴很重。


 


我现在严重怀疑这个谣言是鹿晗最先开始传的。毕竟高中和我走得最近的两个男生就是鹿晗和高苏尧了。每次翻墙鹿晗都要做那个借肩膀给我踩的人。不是我不相信他会摔着我,只是我觉得高苏尧的块头更合适一点。


 


可能我和鹿晗提议以后我还是踩高苏尧的这个小建议,伤到了十七岁少男的自尊心,然后他就造谣说我很重。


 


以至于高一高二一起去爬山踏青的时候,我崴了脚都没人理我。体育委员提议我坐在原地休息,等到大部队回来了我再和他们一起回去。他脸上写满了“你真的好重真的没有人愿意背你”的无奈和同情。我并没有很在意,反正也不是很想爬了,只是真的很饿。这么个前不着村后不着店的地方,我很担心在他们回来之前我先饿死了。但我还是善解人意地冲他摆摆手。


他都不给我留一根牛肉棒就跑去追随大部队了。


 


哎。


 


不过我没无聊太久,高二的班级就陆续跟上来了。当我数到5的时候,我看见了鹿晗和高苏尧。


 


别人有没有体力我不知道,老高的实力我还是相信的。


 


于是我撑着腿站起来,冲高苏尧招了招手。


 


然后鹿晗跑了过来。


 


“你怎么了?落队了?还是迷路了?”他挂着一脸看傻子的表情看着我。


 


“刚刚没注意,崴了脚。”


 


“啧,严不严重。”


 


“没多大事,还没以前跳舞崴脚疼呢。卫生员给我喷过云南白药了。”


 


“那你现在打算怎么办。待这儿。”


 


“……其实我刚才……”我刚才是想让高苏尧背我到一个能吃饭的地方去的,但看着鹿晗脸上的表情,我马上改口,“我想让你背我一段来着的。”


 


不知道是不是让他的自尊心得到了满足。鹿晗一下子就笑得眯了眼。


 


“你多重呀,我才不背。”


 


我早知道是这个答案,撇撇嘴不再说话。边上鹿晗冲高苏尧挥挥手,然后高苏尧就离我们远去了。


 


我们就呆站在路边,看着剩下的九个班级从我们面前经过。


 


“上来吧。”鹿晗背对着我摆出了背人的姿势,半曲着膝盖翘着屁股的样子,其实真的很像一只鹅。鹅鹅鹅鹅鹅鹅鹅鹅鹅鹅鹅鹅鹅鹅鹅。


 


但是那一瞬间我真的有点感动。


 


然而当我双手扣着他的脖子,两腿攀住他腰的时候,他晃了晃身形才站稳,“热巴你好重,热巴你好……”


 


我腾出一只手捂住了他的嘴。


 


他没有再说话,我背着他的包,他背着我,我们慢慢地跟在最后一个班的后面。


 


岁月静好的安宁并没有持续多久,当我想矜持地问一问他我重不重的时候,鹿晗就停了下来。


 


“热巴我们歇会儿再走。”


 


没等他说出更多伤害十六岁少女的话,我就扶住他的肩膀滑了下来。


 


“你和他们走吧,我坐这儿等我们班回来。”


 


“别呀,我没嫌你重。”


 


“……”


 


“是我的书包太重了。不然我们打开来吃掉点?”


 


不早说你有吃的!我赶紧把背包甩到胸前,拉开拉链就开始往外拿东西。草莓味和奶茶味的棒棒糖,番茄味和红烩味的薯片,还有酸奶疙瘩!


 


“都是我爱吃的!”我很开心地冲鹿晗喊着。


 


“……这些都是你说背着太重先放我这的零食。本来是打算大家汇合的时候拿给你的。”


 


“哎呀零食嘛,什么时候吃不是吃。”


 


于是我们坐在一块石头上,分着我买的零食,聊着校花的新男朋友和我们新来的历史老师。


 


然后脚就真的不怎么痛了。


 


 


【03】


 


传言说,很多人喜欢鹿晗。


 


这个传言是真的。


 


我跟在鹿晗后边走进包厢的时候,热闹的氛围倏然就静了。


 


紧跟着是不亚于先前的喧闹。


 


“哟鹿晗呀。”


“鹿哥这几年混得不错嘛。”


“鹿晗你孩子多大了。”


 


……


 


趁着没人注意我,我赶紧走到沙发边坐下,拿了杯苏打水装作在喝,其实悄悄地注意着鹿晗那边的动向。


 


刚刚在车上没好意思扭头看,鹿晗现在站在灯光下,愈发显得清俊。一双小鹿眼清澈得犹似少年时,尽管脸上只是淡淡笑着,还是一样地引人注意。


 


沙发边站着的几个女生在悄悄讨论着鹿晗。无非就是他好帅他好有气质他看着好年轻他这表要不少钱吧,这样。


 


我觉得有些不舒服。不是因为她们讨论鹿晗。她们说的也都是事实,我没什么好反驳的。只是鹿晗这个人,不会讲话不会看眼色还毛手毛脚的,也不知道为什么桃花运那么旺。


 


至少比我好。


 


等我们关系缓和了我得问问他是哪个庙里求来的姻缘。


 


沙发垫往下一沉,接着一只手就搭住了我的肩膀。这个聚会的举办者李溪芮,此刻就端着红酒杯坐在我身边。


 


“怎么,我让你打扮得好看点来可不是让你搁这儿来发呆的,去,角落上的那几个男生,都是和我同届的,赶紧去勾搭一下。”


 


“还说呢,蹬着那么高跟的鞋,我可不去。”


 


“瞪大你的眼睛瞧瞧,才8公分呐8公分。你赶紧地。”


 


“我不去。”然后我无意识地四下乱看。


 


“哟,某些人怕不是还想着鹿晗呢。”


 


这个没心没肺的!“哎哎哎,小点声小点声,早过去了好吗。”


 


“那是谁每年都买了生日礼物托我送了去。”


 


“……行,我去,我去还不行吗。”


 


我把苏打水放在茶几上,起身向那几个黄金单身汉走去。


 


这就是我说“很多人喜欢鹿晗”这条传言是真的原因。


 


因为鄙人,也刚刚好,喜欢鹿晗。


 


并在喜欢他的这个过程中,打听了不少边边角角的消息。我原先只想了解一下有多少人和我的品味一致,以及我有多少胜算突破重围追到鹿晗。当我知道从高一到高三,甚至隔壁的初中部都有不少迷妹时,我放弃了,把这份喜欢埋在心底。权当是青春期的躁动了。


 


何况我读高二的那年,我还知道了一个惊天大秘密。


 


为了鹿晗,为了高苏尧,我都不该把这份喜欢告诉当事人。


 


 


【04】


 


传言说,高三的李溪芮神通广大,一手遮天,人送外号“赤练仙子”。


 


当然啦,虽然她容貌美艳,手段高明这点和李莫愁挺像的,不过她可没什么惊天动地的爱情故事,不过是因为她常挂在嘴边的,“莫愁莫愁,交给我就行。”


 


加入校舞蹈队的那天,我就听闻她的芳名。没过多久,就见到了本尊。极纤细的身材,看着挺娇弱的,结果一开口就中气十足地喊了一句。


 


“大家有没有信心把它做好!”


 


我跟着一群人大喊着“有”。


 


“那好,散会,各个部门照我之前说的分配任务。”


 


李溪芮联合几个挺厉害的学长学姐,打算排一个音乐剧去参加区里的高中生音乐剧大赛。


 


我也就是那个时候认识了鹿晗和高苏尧。


 


作为一个走读制的高中,高一的放学时间是八点十分。高二和高三依次往后推四十分钟。排练音乐剧的两个月时间里,我们总是排练到九点再散。顺路的同学便会一起骑车或是坐公车回家。一来二去,我和住同一条街的李溪芮就成了聊得来的朋友。


 


可能是因为我包里好吃的比较多。排练的间隙李溪芮就会坐到我身边和我一起分零食。慢慢地这队伍就壮大了。分练休息的十分钟里,大家围坐在露台上,我给你吃一板巧克力,你分我一块干脆面。和我交换最多的就是一个略有些胖的男生,叫高苏尧,身边总是跟着个和他差不多高的清瘦男生,叫鹿晗。两个人的名字都特别好听。一个负责伴奏,一个人负责给我们拍照和摄影。


 


不过每次都是我和高苏尧在吃,鹿晗就在边上看着。


 


熟起来的最快方式是一起吃饭。进了决赛的那天晚上,大伙都很开心,李溪芮给所有人放了个假。高苏尧叫我们一起去吃夜宵,不过李溪芮被学长拉走了,只好我和他们一起去了。


 


这么一顿热乎乎、香喷喷的夜宵之后,我和鹿晗、高苏尧成了朋友。


 


后来我们四个就变成了固定的夜宵友,也经常一起吃吃午饭,逛逛小卖部什么的。我到现在都还记得他们喜欢的酸奶味道,鹿晗喜欢原味,高苏尧喜欢芒果味,我和溪芮都喜欢草莓味的。


 


有天买酸奶的时候,边上的一个男生在兑奖,一瓶换一瓶,连着换了六瓶。高苏尧和溪芮站在外面等我们,店里的鹿晗和我,下巴简直要掉到地上去了。然后我们也买了两瓶可参与兑奖的饮料。


 


鹿晗先开盖,没中奖。


 


我开了盖,中奖了!!!!!


 


据李溪芮说,我的笑声估计传达室的大叔都听见了。我没有相信她,并且很大方地把中奖得来的那瓶饮料给了她。至于高苏尧,只能怪他的哥们儿运气不够好。


 


“真丢人。”鹿晗在我边上小声说。


 


“切,丢人就丢人,反正我中了奖。”


 


李溪芮毕业之后,四人帮一下子少了个人,多少有点怪怪的。加上鹿晗和高苏尧他们升了高三,课业一下子变重,我们聚在一起的时间少了很多。一星期最多也就吃上两次饭。


 


和他们呆久了有个好处。比如我有很多零食吃。这点还得感谢高苏尧,每次见面都从包里掏出很多新奇又少女的零食袋子,虽然都是喜欢鹿晗的女孩子们送的。


 


“老高,别给她吃,瞧给她胖成什么样了。”


 


“什么呀,这些零食给我我也不爱吃啊,都又甜又腻的,给胖迪多好。”


 


“是啊是啊,我乐意帮你们分担。”我狗腿地应和着。


 


“胖死得了。”鹿晗瞥了我一眼,也从书包里掏出个零食袋给我。


 


高二要结束的倒数第二个月,有个长得很可爱的女孩子来我们班找了我。


 


“我送高苏尧的那盒巧克力他吃了没。”


 


“就是粉色包装还扎着个蝴蝶结的那盒。”


 


“对。他吃了吗?”


 


“高苏尧……好像没吃多少来着。”那天晚上我们打了个赌,输的人就要把那盒巧克力全吃完。那个赌很无聊。赌转圈圈。鹿晗非说我转不到五个,于是我就表演了一把我的绝活。然后鹿晗就把那盒巧克力带回家了。


 


“哎呀,没关系,鹿晗带回家了!”我如此安慰着女孩。“他以前都不怎么带这些礼物回家的。姑娘看来你很有希望啊。”


 


“什么呀!那盒巧克力是给高苏尧的!”


 


 


【05】


 


传言说,宁拆十座庙,不毁一桩婚。


 


虽然在我的家乡并没有这样的说法。但是晚上八点档的都市爱情喜剧里曾经这样说过。如果那晚我们没有打那个赌就好了。高苏尧和我说想捉弄一下鹿晗,然后我们就提议了超无聊的这么一个赌。


 


我心里感觉很过意不去。


 


同时认真审视了一下鹿晗和高苏尧。


 


可以说在我看见鹿晗的第一眼,我就有点心动了。我承认我有些颜控。但鹿晗身上的少年气太吸引我了。不过撇去长相不说,他唱歌好会弹琴会踢足球,学习也挺不错的,爱干净会打扮,待人彬彬有礼不沾花惹草的……


 


打住。我们说高苏尧。


 


撇去长相不说。高苏尧会拍照会踢足球,包里总是有好吃的,知道哪里有好吃的,会照顾人,很大方,嘴巴还不欠,还会和我一起联合起来捉弄鹿晗,稳重老实,不会撒谎……


 


我越想越觉得那小姑娘很有眼光。


 


于是当那个小姑娘再次来找我让我帮忙递情书的时候,我二话不说就答应了。


 


离高考还不到两个月的时间,这可能是我们最后一次一起吃麻小了。


 


趁麻小和饮料还没有上来。我从包里掏出了那封粉色的信封。然后郑重其事地递给了高苏尧。他正剥着花生,看见信封愣了愣。


 


上面端端正正地写着“高苏尧”三个字。


 


他愣着没说话。坐在我身边剥花生的鹿晗倒是开了口。


 


“这什么啊。”


 


“看不出来吗?你都收了那么多封了。情书啊。”


 


然后一下子变得很寂静。我是真的感觉到有什么东西结了冰。偏偏高苏尧还在发愣。


 


“谁给的?”依旧是鹿晗问的。


 


“你管那么宽干嘛?反正就是给高苏尧的。”


 


“……你喜欢粉色?”鹿晗忽然没头没脑地问了这么一句。


 


“嗯……我最喜欢的是黑色,但是粉色也挺喜欢的。”我只好老实回答。


 


然后高苏尧擦干净了手把信封接过去。拿到了就要拆。


 


“哎哎哎,你别拆啊。”我答应了小姑娘一定要让高苏尧拿到这封信,可不能再搞出上次的乌龙了。“拿回去再看。拿好了昂。”


 


等他把信封放到身边的椅子上,香气四溢的麻小也上来了。我套好手套就开始剥了。但是鹿晗一直没动弹。我于是好心好意地给他剥了两只虾放在了他的碗里,他却连碰都没碰。因为离愚人节过了也才一星期,我以为他还在为着愚人节那天生气。于是我又剥了两只虾,但他还是没什么反应。


 


“我先回去了,你们吃完也早点回家。”鹿晗扔下一句话和一桌麻小就走了。


 


我觉得鹿晗肯定因为愚人节那天生气了。


 


但是谁会在愚人节那天说真话嘛。


 


愚人节那天放学,我在教室里写完作业准备回家。出教室门的时候看到了在柱子后面等着我的鹿晗。


 


“鹿晗,是不是要去吃夜宵?”


 


“不是。和你说点事。”他把我也拉到柱子后。


 


其实和鹿晗独处我挺期待又挺紧张的。柱子上有一只小蜘蛛正边吐丝边往下降落。鹿晗的耳朵有点发红。校服对他来说好像有点宽大,在肩膀处划出细微的弧度。


 


“热巴你看着我行吗。”


 


“……”于是我看着他了,那双清澈的小鹿眼,此刻也正看着我,映着后面的路灯,也显出两个我来。


 


我听见的,不知道是谁的心跳声。


 


“热巴我喜欢你,我等你到毕业,然后我们在一起好不好。”


 


原来我听见的是我自己的心跳声。


 


“……不好。”我凭借着残存的一点理智想起来今天是愚人节。鉴于我和高苏尧没少捉弄鹿晗,我不能掉以轻心。


 


很多事情我都可以开玩笑。但这件事情不可以。我没有胆量把我对鹿晗的心思当做玩笑一般轻描淡写地说出口。我害怕我答应之后的那句“愚人节快乐。”


 


鹿晗可能只是随便拿了句话来试我。


 


却没想到刚好戳到了我的软肋。


 


“我认真的。”鹿晗过了一会儿又说。


 


已经识破他套路的我放松下来,“我也认真的啊!”


 


“……愚人节快乐哈哈哈哈,你居然没被我骗到。”


 


我不仅佩服起自己的先见之明起来。


 


不过第二天在学校里碰见高苏尧,他问我鹿晗告白有没有成功,我猜他们打了赌,而鹿晗估计为了赢骗了高苏尧,我就如实把前一天晚上发生的一切都和他说了。他的表情倒是显得怪怪的,难道是高苏尧赌鹿晗成功?


 


面对着没动几只的孤零零的麻小,我觉得还是先解决他们比较重要。


 


 


【06】


 


当然情书事件的后续就有点意思了。


 


那天吃麻小的不止我们这一桌人。我和高苏尧闷闷地吃完麻小回家后,那个信封却落在了那里。也不知道是被谁拿走并打开看了。总之第二天我到了学校之后,班里几个玩得好的都凑上来和我说话。


 


“哎没想到你喜欢的是高苏尧那挂的呀。”


“还以为你对鹿晗有意思呢。”


“是啊是啊,你长这么漂亮要是追鹿晗,我们可没希望了。”


 


……


 


“谁说我喜欢高苏尧的?”


 


“哎呀你别遮遮掩掩了,你写给高苏尧的那封情书都传遍了。”


 


高中就是这样,一点点小事都能给枯燥的生活增添极大的乐趣。通过这件事情,我得出了两个结论。第一写东西一定要署名,不然就会产生诸多误会。第二当你对不起一个人了之后,其实你做再多都是于事无补。


 


那个小姑娘很羞愧。我也很羞愧。然后我给她买了一盒巧克力当做赔罪礼。


 


中午去食堂打饭的时候,看见了鹿晗和高苏尧。我端着饭盘走到他们边上坐下。还没等我说话,鹿晗便蹭的一下站起来走了。


 


……


 


“他怎么了?”我问高苏尧。


 


“具体不清楚。但好像是为了昨天你给我递情书那事儿生气。”


 


“生你的气还是我的气。”高苏尧摇摇头表示不清楚。但现在鹿晗不理的人是我不是高苏尧,那说明他在怪我。


 


怪我什么呢?


 


我边嚼着大鸡腿边思考着。


 


怪我给高苏尧递情书,怪我喜欢高苏尧……等等!怪我喜欢高苏尧!那那那那那那……


 


感情我一直当的是电灯泡。


 


我回想起我和他们俩相处的点点滴滴。我和高苏尧分零食时,他在边上含笑看着高苏尧;我和他们一起吃饭时,他和我总是坐在高苏尧对面,为的是他可以面对面看着高苏尧;翻墙的时候,他让我踩他,而他踩高苏尧;每次我和高苏尧一起捉弄他,他发现之后总是佯装生气却没有真的发火过……


 


他们的悠长岁月,他们的形影不离,他们的配合默契。


 


虽然有点不甘心,但当我真正发现鹿晗喜欢高苏尧这件事后,我居然觉得挺理所当然的。


 


只不过我在他们身边待下去就显得很没有眼力见了。


 


于是之后我再看到他们就会下意识地避开。


 


那年鹿晗的生日也不知道怎么过的。


 


六月初他们就毕了业,之后再也没有以朋友的身份遇见过。


 


 


【07】


 


传言说,不是冤家不聚头。


 


“热巴,好巧啊。”我转头,发现是蓄了络腮胡的高苏尧。


 


李溪芮明明知道我和鹿晗以及高苏尧之间那奇怪的关系,她还自作主张把我们都凑在了一起,说不定是想散场后四个人凑局打个麻将。


 


我巴不得赶紧从商业精英的富贵之路中脱离出来。于是冲几位青年才俊说了声抱歉就朝高苏尧走去。


 


“爸爸,我想吃桌子上那个小蛋糕。”不知道从哪里跑出来一个小豆丁抱住了高苏尧的大腿。


 


“那只准吃一个哦,待会儿要吃饭了。”高苏尧摸了摸小豆丁的头,“去吧。叫妈妈带你去。”


 


“那什么,你儿子真可爱。”我有点没话找话。


 


“是吧,老鹿也这么说。没想到吧,我们几个里面最早成家的居然是我,当年我还以为会是你和老鹿。”高苏尧一脸感慨。


 


我估摸着他到现在还不知道鹿晗喜欢他的这件事。


 


高一的我单恋着鹿晗。高二的鹿晗单恋着高苏尧。而高二的高苏尧却什么也不知道。


 


这就像一个死局。


 


我偷偷瞄了眼鹿晗,谁知道他刚好也在看着我们这个方向。眼睛盯着我和高苏尧,我赶忙把目光收了回来。


 


“鹿晗没找个对象什么的?”我真的是没话找话。


 


“说来也奇怪,鹿晗当年桃花运这么好的人,这些年居然都没处过对象。”


 


看来我还小瞧了鹿晗对高苏尧的这份痴情。边这么想着,我又偷偷瞄了眼鹿晗,结果又被抓包,然后他走了过来。


 


“人我借走一下。”然后他拽着我的胳膊把我拉到了边上连着的一间小一点的包厢里。接着关上了门。


 


“坐吧。”他下巴指指沙发。


 


我老老实实地坐下,然后他坐在了我身边,就像无数次夜宵一样。


 


“有些话我想我们需要好好谈清楚。”虽然鹿晗在平日生活上确实比较一本正经,但私下里总是傻笑,他忽然这么严肃我还是不大习惯。


 


“对。谈清楚。”我只能顺着他的话往下说。


 


“你喜欢高苏尧?”


 


“……没有。”虽然我知道我这么说他也不一定信。


 


于是我决定先发制人。“鹿晗你冷静一下,我只不过和高苏尧聊了两句天,而且他现在已经有了老婆孩子,你吃醋也吃不到我头上来。”


 


“等等……我干嘛吃你醋?”


 


“你不是喜欢高苏尧吗?”


 


……


 


我又一次感受到了吃麻小的那天夜晚久违的寂静。


 


“谁跟你说我喜欢高苏尧的?!我直的不能再直了好吗?”


 


于是接下来的十分钟自由陈述时间,我把当年的种种以及我有条有理的分析全告诉了鹿晗。毕业之后,再没有和他说过这么多话,我激动得连平翘舌音都分不清了。


 


“所以,我喜欢高苏尧这件事,你是自己猜的,还是哪里听来的传言?”


 


这个……我一下子也不太确定起来。


 


“那还有个传言你听说过没有?”鹿晗忽然掰过我的身子,定定地看着我。


 


“什么?”


 


我听见的,不知道是谁的心跳声。


 


我还闻到鹿晗用的须后水。


 


我还感受到他嘴唇上的柔软和热度。


 


震耳欲聋的心跳声里,我听见了鹿晗和我说的那个传言。


 


 


 


 


番外. 论一个助攻的自我修养


 


我叫高苏尧。发小鹿晗。


 


读高二的那年,高三的学姐李溪芮组织了个音乐剧,鹿晗因为唱歌好被拉去负责歌曲和背景音乐这一块儿。我就纯粹是校报派去拍拍照的。结伴去礼堂第一次集合的路上,前边走了个背影挺纤细的姑娘。


 


然后我就和鹿晗打了个赌。我赌那姑娘好看,他赌不好看。赌注是一顿火锅。


 


等我们追上去装作无意地回头时,我就知道我赢定了。然而鹿晗没有拿出平常那一套“萝卜青菜各有所爱”的歪理和我讨价还价,而是愣愣地没有说话。我觉得那姑娘要看过来了,忙把他拉走了。


 


在排练的时候,我发现鹿晗总是盯着那个小姑娘。然后我也开始盯着那个小姑娘。嚯,敢情是个小零食铺子啊。我问鹿晗他是不是喜欢那个女孩,他说是,于是我们就打着交换零食的旗号开始顺利成章地接近那姑娘。


 


不得不说,能吃是福。因为爱吃,热巴和我们熟起来的速度简直太快。


 


鹿晗这人,看着挺机灵的,每逢关键时刻总是掉链子。偷偷地把自己买的零食混在女孩们送的零食里,然后全部给热巴;明明担心热巴担心的不行,每次看到热巴却总是挑她毛病;几次准备告白却总是没胆子上。


 


于是我给他想了个办法,让他愚人节告白,失败了还能有条退路。


 


结果没有成功。


 


本来我以为我、鹿晗和热巴还有溪芮,感情能一直好下去。那他不说也没什么。谁知道后来搞出了那么个乌龙,鹿晗提也不想提那晚上的事,我也只好闭口不谈。


 


后来我们考去了不同的城市。至于热巴,真的是很久没有联系过了。


 


鹿晗一直没有找过对象,我知道他还喜欢着热巴。


 


所以当溪芮打电话给我说要同学聚会的时候,我其实是有点兴奋的,毕竟我孩子都会说话了,老鹿和热巴八字还没一撇。


 


热巴向我走过来的时候,老鹿的眼睛就一直在我们这边瞟。我心里暗笑,想看你丫能装到什么时候去。


 


果不其然,没过多久鹿晗就把热巴拉走了。


 


我有点放心不下,过了一小会儿也跟了过去。


 


好吧,其实我是想去看看有没有墙角可以听。


 


奈何包厢的隔音效果实在是有点好,我站在外面玩了30关消消乐,他们俩还没出来,正当我打算掏根烟出来的时候,门开了。


 


我赶紧装作我在欣赏外面的风景。


 


结果鹿晗这老小子只是过来捶了下我的肩膀就走了。我只好拦住跟在后面的热巴。


 


“鹿晗他跟你说了什么?”


 


“哦他和我说了一个传言。”


 


“什么传言。”


 


“他说鹿晗喜欢迪丽热巴,问我知不知道。”


 


“……”


 


“热巴,你口红花了。”


 


“哦,啊?那我去补一补。”


 


【End】



评论

热度(256)